15 飄落手中的一點煙花餘火.jpg  

圖文|楊忠銘

這些年,我一直不斷尋找著一部老式圓盤手動印刷機,雖稱不上是著魔,但經常只要一見到老印刷廠或看見街角懸掛著油漆手寫老招牌「某某印刷」,就必定趨前詢問。通常只有兩種結果,一種是因為沒用了,早在二十年前就賣了,也有年前大掃除清掉了或上個月才剛丟了的,徒留我相見恨晚的遺憾;另一種回答則是阿伯念舊想要傳家,即便是推置一旁,也不忍割捨丟棄。

尋訪期間,還多次在夢中找著呢!神奇的緣份就在一趟不經意的南台灣旅程中發生了。有天,我在一間印刷廠的角落,見到支架歪斜傾倒在一邊,堆滿灰塵的圓盤機。與阿伯說明了尋找動機的數月後,接到阿伯的電話,他說:「年輕人,既然你要留下我的機器,讓它有用的繼續運作,我想了很久決定將機器借給你。找時間來搬吧!」電話中我搞不清楚狀況,只知道可以整理並使用它,心裡非常開心。南下當天,阿伯從他手中拿出一張手寫借據要我簽名,上面寫著「圓盤機無償借給我作為示範推廣之用」,當下熱淚盈眶。

不到一年,我將機器調校、整理、加油並換上新滾筒,在每週六開放日時,讓前來324版畫工作室的朋友們體驗這老派的打印術。這部機器超過五十年了,當年阿伯的客廳印刷廠就是靠著它一張一張手工壓印,扛起全家生計,是一個起家的見證。

隔年安排了假期南下,預計拜訪阿伯,帶著圓盤機印出來的新作品向他報告圓盤機的近況。誰知聯絡之後,才得知他已於當年年初離開人世。錯愕難過之餘,我還是去了他家,也跟阿伯家人說明關於當時立據借用的緣由。阿伯家人認為這部老機器是他生前與我的約定,決定依阿伯的意願將機器送給我,當時的感動實在也不知道要如何表達。我想,對阿伯一家人最好的感謝,便是好好的使用圓盤機,讓這段傳統文化繼續延續下去。

若問我為什麼找尋,甚至想要延續這一段印刷文化的存在,我想一方面是在情感上版畫本來就是印刷術在藝術上的應用表現,另一方面則是不希望這段台灣印刷的歷史片段完全消失無蹤。也許透過我的努力,可以讓現代或往後的數位時代人,多少還能體會到手工印刷術的直接力道與感動。

我經常想著還有那更多更多的、無論有形無形的,看來過時了、沒用的、老舊的、破爛的,真的那都是我們不要了的嗎?真的不要了嗎?

就這樣丟了嗎?

創作者介紹

Garden91季刊 │玉溪有容教育基金會發行

garden9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