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敬歲月-蔡旻翰s.jpg  

2014年,旻翰二十四歲

文/圖─蔡旻翰

 

初冬病房內遲緩應答著主治醫師的A先生,是近期最鮮明的記憶切片。

56歲的他,子女卓然而立,盛年將暮但人生豐盈如飽滿稻穗,

然他體內猖狂的B肝病毒亦是,漫漫無盡。

海嘯般的猛爆性肝衰竭怒濤般席捲了他,自發病至昏迷,前後不足一月,

洗肝能暫時暫緩攻擊,使他恢復意識,卻無法逆轉頹勢,

在這劫難中,肝移植是他唯一能攫獲的浮木。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外科醫師捎來了惡耗—

肺部發現1個2公分、良惡不明的腫塊。

 

在盛平之時,區區2公分的腫塊並不足以造成威脅,

但卻是將A先生帶進無盡深淵的最後一擊,因為器官移植的禁忌之一,是惡性腫瘤。

在未能確定其本性善惡之前,即便神醫再世也無計可施。

一切專家醫師束手無策之際,僅是見習角色的我們,

只能親眼瞠視他的氣息寸寸退守領土,任由共生共存數十載的病毒攜其而去。

隨著肝數值潰敗如潮,絕望進駐他和子女的眸色,

死局已定,生命涓滴衰微,而至消逝。

 

於後那隕落成為創作時最大的撞擊。

或倉促,或趑趄,老病死到底是躲不去的困頓,

便是不若A先生在每一個岔路口都步向荒蕪,

但仍是在有限度的圓錐裡碰撞、掙扎,漸次朝著收束的終站漂流而去。

 

只是盼願以畫面臨摹,治絲益棼,色彩紛呈且散落滿桌的藥囊,

溢滿了桌面,攫起滿掌偶爾自指間墜落逃逸,

或者數量僅夠排列一個不起眼的星座,

這把漆上飽和色澤,百般滋味的歲月便是我們僅有的……。

 

每回必然的吞服,彷彿是蹣跚靠近終了的肅穆儀式。

佇立,踟躕,虔敬捧起一粒嚥入喉中。

 

點滴懸吊於金屬桿,以慢板節奏汩汩注入靜脈,無聲倒數。

布簾邊緣被熹微日頭輕緩撥開,

縱使滿室晦暗,仍恍若有光。

創作者介紹

Garden91季刊 │玉溪有容教育基金會發行

garden9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