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6861s.jpg  

 過去,許多印度教的人在寫信時,總會在開頭寫著:「榮耀歸於Ganesh(象神)…」因為牠的親切、仁慈、聰慧,人們相信牠將帶來智慧,消除災禍,於是誠心敬拜。但在真實生活中,人們又是如何看待大象這個動物的呢?

文圖│有容編輯台

IMG_6950s.jpg 

↑這是一隻從尼泊爾Chitwan國立豢養中心年邁退休的大象。在退休的當日,牠終於因為沒有利用價值而擺脫了天天銬上腳鐐的生活,被象伕野放。可是所有的保育專家都知道,孤單走入叢林後的牠,活下去的可能性並不高…

冬日早晨的Chitwan國家公園,總是一片迷霧。於是,更添神秘。行蹤不明的犀牛是吸引全球旅人來訪的主要原因。為了能夠安全地進入叢林去尋訪犀牛的蹤影,大象(亞洲象)就成了最好的工具。所以,整個Chitwan國家公員周圍的旅行社都會貼出「Elephant Ride」,招攬遊客「騎大象找犀牛」。

 這聽起來也沒什麼不好,因為如果是搭吉普車進入叢林,必會吵到聽力絕佳的犀牛(或其他動物),結果就是什麼也看不到。如果徒步安靜穿越叢林,看到犀牛的可能性會變高,但喪命的可能性也高,因為體型龐大的犀牛一跑起來時速驚人,大多數人都難逃一劫。因此,為了滿足遊客,騎大象進入叢林變成最佳選擇。

 

IMG_6819s.jpg 

Chitwan國家公園的周圍,大象主要來自兩個地方,一個是私人飯店擁有的(百分之百由印度進口),一個是國家公園豢養的。以私人飯店所有的象來說,牠們的生活條件與被照顧的狀態都比尼泊爾政府的國家豢養中心好很多,因為從印度買一隻大象過來,要花費大約美金三萬,這可不是小數目。更何況大象是生財工具,在旺季每一小時能靠載客賺到美金七百到八百元。因此,這裡的私有象幸福了一些,工作量比國有象少,得到的食物與醫療照顧也好很多。

反觀國立豢養中心的養殖象,情況就差很多。由於象伕的薪水偏低,因此本該用在大象食物上的經費,有些就被象伕或管理者給分掉了。獸醫不足的狀況下,象群的肺結核常常沒有受到完善的傳染控制與照護。更嚴重的是,由於政府預算不足,一直都沒有增僱象伕(最理想的狀態是一隻大象由三人照顧),所以整體而言,國有象的生活其實有很大的改善空間。

大象是一種非常神奇的動物,牠們有許多與人類相似的感情。牠們聰明、記憶力驚人(牠們的腦子在有生之年繼續發展,腦容量通常可增加百分之六十五) 、重視家庭、有豐富的情緒,同時也是除了人類以外,唯一會哀悼死亡的動物。如一些科學家所言,當你同時追蹤幾個大象家族時,會發現因為牠們獨特的習性和豐富的感情,常使得記錄過程充滿戲劇張力,其中最有名的小故事之一就是有過兩隻小象在母親的屍體旁遲遲不願離開,之後整個家族(50隻象)都聚集在一旁,哀悼母象的死亡。也許,正因為大象充沛的情感,所以會讓一些野生動物保育者感到大象有著超乎其他動物的一種魔力,像是凌駕於一切之上的神奇生物,當然另外一個會讓人有這種感覺的原因則是牠龐大壯觀的體型。

IMG_7046s.jpg 

亞洲象在華聖頓公約組織(CITES)中被列為附錄第一的瀕臨絕種動物,牠主要棲息地以印度、斯里蘭卡為核心,向東到緬甸、泰國、越南,往南到馬來半島、婆羅洲、蘇門答臘。目前有些國家成立了國立豢養中心,就像尼泊爾,而這些從小就被馴化的亞洲象,就像服役一般,天天有固定的工作跟任務。

清晨大霧中的Chitwan,國立豢養中心的象群會在象伕的帶領下進入叢林,回程時牠們個個都搬著林中的木材走入象伕的聚所,這是牠們晨間放風散步的代價。之後,牠們就被綁回象舍,直到十點半,開始繼續執行其他任務,如載客、搬貨等,或者是進入叢林接受象伕的進階訓練。直到下午四點,牠們才會一一回到象舍,再度被扣上那重重的腳鐐。

一隻象可以記得至少四十個來自象伕的指令。同時,牠能辨認許多人、動物,以及生活中的點點滴滴,一輩子也不會忘記牠曾受過的恩惠與傷害。所以經常對大象使壞的人,一定要小心。換言之,真心照顧牠的象伕也會與大象結下終生相依的不解姻緣。

IMG_7047s.jpg IMG_7031s.jpg  

↑屬於飯店的私有象平均都有較好的營養,牠們的象伕空暇時都在準備牠們的點心,俗稱「大象三明治」,主要的陷料就是米。這隻來自印度的大象名叫Beauty,已與牠的象伕生活了六年。

老實說,在走訪大象保育的過程中,除了大象之外,我們也看到許多沒有得到應有照顧與待遇的象伕,比如幾乎一天要工作十八小時,無法與家人共居的象伕,在Chitwan國立豢養中心的薪水約是台幣兩千元。這樣的結果時常演變成一種惡性循環,讓象伕妥善看護大象的意願明顯降低。

除了食物與醫療急需改善之外,Chitwan國立大象豢養中心馴化象的方式也引起了國際野生動物保育專家的關注。因為新式的馴化法並沒有被引進到這個中心,所以這裡的象伕主要還是用痛打或火燒的方式驚嚇受訓的大象(一般從三歲開始),讓牠們因恐懼而被馴化。

IMG_7123s.jpg IMG_7125s.jpg

當我坐在的Chitwan國立大象豢養中心草地上,望著落日下無邊無際的大草原時,不知為何,那被緊緊綁在木樁上的象的哀嚎,竟無異於一個嬰兒的哭泣。視角的令一方是那隻今晚首度要上場受訓的小象,牠如獻祭般被牢牢榜在木樁上,沒有任何活動的可能,只能貼著木樁,憂傷地轉著。

離牠不到一公尺處,象伕已掛好晚上要用來放火嚇牠的所有道具。如果我們深信大象有豐富的情感,怎麼忍心在這樣的時刻直視牠的眼睛呢?於是,只好走開,靜坐在黃昏的草地上,想著所有的私有與國有象們,其實本都該歸於山林,只是造化弄人,讓你們屈服在身型比你們小那麼多的人類面前….腦海中浮現起Bob Dylan的那首歌─

How many times must a man look up before he can see the sky?

How many ears must one man have before he can hear people cry?...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g in the wind.

The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Garden91季刊 │玉溪有容教育基金會發行

garden9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