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閱讀齊邦媛的「巨流河」一書時,看到了這麼一段話:「母親認為東北的大醬最好吃,就是台灣說的甜麵醬。東北因黃豆又多有好,一般家裡都會作這個醬等黃埔軍校的學生來,母親就給他們切一段段的黃瓜,蘸大醬吃,然後又端出酸菜火鍋。有人一邊吃一邊掉眼淚,因為想起家來了。這些人這一生沒再回去了。母親在她自己的幸福中,覺得每個沒有家的東北孩子都是她的孩子。」

八年抗戰中,齊家舉家逃難,後來輾轉在湖南落腳安頓,迎來的卻是風雨交加的除夕夜,齊邦媛的父親集合了他保護的中山中學的數百個流亡學生一起包餃子,許久沒吃過熱飯的孩子們興高采烈地吃了一頓逃難中的真正家鄉味。

離家的孩子能得著一頓撫慰思鄉之情的年夜飯,會是多麼淚中帶笑,笑中有淚的經驗啊!家鄉菜或父母的家常菜是安慰劑,帶著療癒力,飽肚,也餵養靈魂。食物,記載著回憶與情感,可以輕觸味蕾,但卻重重地打在心上,讓人從流口水到流淚水,無法止歇。尤其,是家的味道。

謝謝本期所有作者的分享,在編輯的過程中每道菜都都讓我垂涎欲滴,每道菜都提點了我家庭的意義與價值,每道菜都讓我回想到母親站在廚房的身影,以及她這一生幾十年來為我們打點的飯菜。她的家常菜,別人也許都會燒,但有一味,只有我家有,那就是她對我們的愛。

家常菜,真的可以好簡單,無一絲特別,卻能在家庭成員心中超越山珍海味,凌駕任何佳餚,只因它調入了家的芬芳與情感的滋味。家常菜,也真的可以很獨特,別無分號,天下無敵。不管是簡是繁,是濃是淡,它就是一個家族滋味的圖騰。

你家一定也有家常菜吧!現在,或許該起身去謝謝那個正在為你開伙備菜的人,因為她(或他),你才沒有陷身在外食的餐盤中,你才有機會累積著家的味道,在腦海中儲存味覺的記憶,就像本期一位作者說的:「母親告訴我只要好好記得那道菜的味道,你就一定做得出來。」所以,好好記住家常菜的酸甜苦辣吧!或許在某一個落寞的時刻,只需它的出現,你就能破涕為笑。

 

 

 

 

 

創作者介紹

Garden91季刊 │玉溪有容教育基金會發行

garden9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