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70136s.jpg 

作者趁著到澳洲學習養蜂的機會,抽空在當地旅行,而在塔斯馬尼亞所見的景象帶給他極大的衝擊,讓他聽見了一段森林的悲歌。

 文圖│蔡明憲

塔斯馬尼亞(Tasmania)位於澳洲大陸的南方,人人都說這裡風景秀麗,有著美麗的自然景觀,但我在Tasmania工作期間,面對眼前的景色,內心卻是百感交集的。確實,我在這裡看到了澳洲最美麗的山,知道什麼叫「湖光山色」;也看到了最美麗的海,知道什麼叫「碧海藍天」。這裡,有著一望無際的森林,但同時我卻也看到了數不清的林場,以及砍伐、焚燒後滿目瘡痍的土地。

Tasmania的路旁及叢林間隨處可見排列整齊的樹木林場,這些樹木大多是Eucalyptus nitens(桉樹)。由於這種樹木生長快速,而且有利於環境,於是當地大型企業Gunns公司便向退休的農場主人租或買下土質肥沃的農地來種植這些樹木,以做為紙張的原料。農地改種本土樹種原本是好事,但事實上,本該是森林的林地卻在這樣的需求以及可耕地日益增加下逐漸消失,另外令我不解的事也包括了2013年之後,在澳洲砍伐私人森林會是違法行為,但政府卻可以繼續去砍伐公有原始林。

工作結束前一週我開車到Tasmania西南部的Southwest National Park露營,這裡被列為世界自然遺產,地圖上整片的荒野保護區令人嚮往,途中經過Florentine Valley,遇到一群森林保育人士,他們有個團體叫做「Still Wild Still Threatened」。

三年半前澳洲政府付錢給GunnsForestry Tasmania兩間公司砍伐森林木,以取得木屑做為紙張原料,砍下來的樹木賣給中國和日本,其所得歸兩間公司所有。砍伐後他們會再焚燒森林,只因焚燒後的土地益於Eucalyptus種籽發芽,以便不久後的將來再次取得具有經濟價值的Eucalyptus。但是,焚燒卻使得這些土地上的其他樹種死亡,森林難以恢復原貌。

P1170116 在Florentine Valley遇到山林保育團Still Wild Still Threateneds.jpg 

P1170145s.jpg 

P1170148s.jpg 

Still Wild Still Threatened為了保護森林,他們長期住在這裡,其中的成員Spud已在這裡住了五年。他們在林道路口設置路障,在樹上架起平台,在路旁搭起棚架、張貼布條。他們蒐集溪水和雨水,食物從Hobart購得。我問他們,住在這裡,工作怎麼辦?他們說:「保護森林就是我們的工作!」我又問那買食物的錢從那裡來?「社會福利機構會給我們生活費。」

P1170126s.jpg 

澳洲真的是一個奇怪的國家,政府付錢給私人企業砍樹,使得一群人不工作與之對抗,政府再另外撥經費補助失業的人,無疑是拿石頭砸自己的腳。而當我看著這些保育團體的成員付出他們的人生捍衛森林時,讓我想起一、兩年前臺北市也有過一群人用生命保護老樟樹。

隔天回程時再次經過林道路口,我又看到了許多新面孔,他們同樣都是年青人,有男有女,正忙著把舊有的路障拆除,重新在路口搭建更穩固的新路障以阻止伐木機具進入森林。

圖│如果有旅客經過,對森林問題感興趣,Still Wild Still Threatened組織裡的人就會開始用簡陋的展示桌來告訴大家原始林目前的處境。

P1170151s.jpg 

廿七歲的Michael我在前一天已與他見過面,他在這裡已有一年,他帶著我和另一位路過的澳洲人步行在林間,介紹當地的森林生態。我們很幸運地遇上了雨後陽光下的森林,那耀眼的翠綠色無比迷人,是最適合在散步的時刻。同行的我們,沒有人拍照其中的那位澳洲人說他常去戶外健行,發現現在的人們都在忙著拼命照相,卻忘了安靜地感受大自然的景象。他說:「對我來說,漫步在林中最深刻的記憶都是沒有照相的時候。」後來,熱衷保育的Michael當然也帶我和這位澳洲遊客看了砍伐後的森林慘狀。當我們離開後,天空又飄起了雨。

關於塔斯馬尼亞森林的哀愁平常很少有人提起,也很少有遊客知道。這讓我想起了歷史進程中的兩個理論─「古史層累地造成」和「古史層累地遺失」。歷史會因為人們層累般地傳誦而不斷誇大、扭曲事實的真相,Tasmania的美麗不正是如此?而另一方面,歷史也會因為時代的變遷,許多史實受人層累般地遺忘而逐漸消失,Tasmania的森林就在逐漸受人遺忘中。

 

P1170131 遭砍伐的原始樹木s.jpg 

我穿越在Tasmania南北大小道路間,看著一邊是森林,一邊是林場及砍伐過後的土地,或者一邊是森林,馬路的另一邊則是農場、牧場,心情非常複雜,也讓我想起了臺灣,我的國家,美麗的綠色大地。

我原本對Tasmania有所期待,可是每天出門看著這一切,發現我們用的紙,有些就是從這裡來的,面對這樣的景況所生的矛盾讓我感到難過。我能做什麼改變呢?批判也許永遠找不到理想的答案。後來我發現生命的富足與開闊沒有什麼大道理,就是在有限的時間內完成自己想要做的事,在有限的生命中不斷努力,如此而已。人生每一個階段所接觸到的事情以及所做的決定與行動,其實就是當下人生理想的實踐。我在塔斯馬尼亞,看見人的矛盾、貪婪、勇氣與膽識,但或許這所有旅行的途程中,我最大的學習是更看清楚自己的目標,更聽見自己的心聲。

P1170190 Lake Pedder的夕陽s.jpg Still Wild Still Threatened

Websitehttp://www.stillwildstillthreatened.org/

E-mailstillwildstillthreatened@gmail.com

 

創作者介紹

Garden91季刊 │玉溪有容教育基金會發行

garden9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oshua
  • 人們聽不見那片森林的聲音,因為他們早已聽不到對話的聲音。黃昏時他們操弄地平線的美麗山河,卻看不到黑夜裡那塊土地上的破碎,更找不到每天肢解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