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蘋婆.png  

細雨   說了一段故事

有山有樹   串串橘紅的鈴鐺

是將來未來的   也是過去逝去的

提到了蘋婆,就隱約想起它的姿態。

圖文|楊忠銘

居住在台中的時光,的確有幾次見過它在路邊的樣子,搶眼的滿樹橘紅,紅裡亮黑的果子像是一雙雙眼睛,還有那像是栗子滋味般的鳳眼果。讀完愛亞的文章,不知如何的,一幅張揚的蘋婆樹頭上棲著喜鵲的景象,於焉生成,而大塊留白的遠山中,就那麼飄著綿綿細雨。

在創作的歷史上,沒有作品像是平地一聲雷般碰的就前所未見地出現在我們眼前,更不要說它能以一種眾人都認為完美絕妙的方式出現的。大部份的藝術創作都是慢慢演進,並且對現存的技法提出新的看法,有時它甚至像化學式的新配方一樣。若以此來比擬版畫創作,那就是我在配方上作了很多挑戰,花了很多時間搜尋可能的技法。

我不喜歡看到別人曾經怎樣做過,於是就跟著那樣做。相反的,我喜歡看到自己在創作過程中因為遇到無法解決的問題,然後想盡一切辦法排列組合出解決方案的過程。在找到解決方法的那個瞬間,我知道對於版畫,我是充滿熱情的。

創作者介紹

Garden91季刊 │玉溪有容教育基金會發行

garden9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