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楊忠銘

其實若要說我是無法脫離大自然的人,可能還言之過早。但當有一個人或一個議題來到我眼前,跟我索求什麼時,我能從自己的寶庫中拿出什麼來回應?當我開始認真想時,我的寶庫裡幾乎都是兒時的「自然」經驗。

我是在比較都市的學校裡長大的人。小學班上有六十幾個同學,我就去過三十幾個人的家。即使到現在,我都能記得每一段跟同學回去他們家時,在路上所經歷的,而那些記憶全都跟「自然」有關。

那些矮小的巷弄、瓜棚、竹棚,現在我都還能畫得出來。因為小朋友多半都喜歡帶別人走好玩的路回家,對我來說好玩的路就是充滿自然情景的路。比方在回家路上,我們會去小溪打水漂⋯⋯現在,溪水都被填掉了。

對我來說,記憶中的美好經驗真的都與自然景物和人有關。同學家的房子或路到底長什麼樣子,我反而不太有記憶了。我還記得有一次去同學家,他一回家就開始寫功課,客廳裡空空曠曠的,媽媽在車衣服,底下還有一個妹妹爬來爬去,而我就呆坐著看著他媽媽車著衣服;或者像是小時候去南投阿嬤家的那些景色⋯⋯我真的只記得人與自然啊!

 

創作者介紹

Garden91季刊 │玉溪有容教育基金會發行

garden9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