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1_F09_s.jpg   

「媽媽,你們到底在哪裡啊?我真的很想你們啦!大人告訴我要勇敢,不可以哭,所以我都不敢哭,可是我真的很想你們啦!

我要升二年級了喔!媽媽,我已經學會綁鞋帶了喔!裕也很聽話的啦!避難所我不想住了啦!媽媽、爸爸,你們趕快上來啦!裕也真的很可憐、很孤單啦!」

趙鍵斌

圖─蔡宙旻、吳緯鴻

 

在日本海嘯重災區氣仙沼市的每個避難所裡,大約有三百五十到四百位災民,而可麗餅的製作時間大概是一小時能夠做出六十份,要讓所有災民都吃到可麗餅,還真是需要一段時間。

那天,烈日當空,氣仙沼市避難所的災民排成了長長的隊伍,在驕陽下延展著。由於我們希望每個人都能很快吃到美味的可麗餅,便規定一人一次只能點一份,如果要吃第二份的話,就需要重新排隊。

不久之後,一位九歲的小男孩排到攤子前面。

小男孩:「我要點三份,一份巧克力,一份藍莓,一份草莓。」

我說:「不可以,每人一次只能點一份。」

小男孩:「我要幫爸爸媽媽各點一份。」

我說:「那就叫爸爸媽媽也來排隊吧!」

小男孩:「爸爸媽媽跟車子都還在海裡,還沒浮上來。」

我心頭一震。

小男孩:「等一下我要拿兩份可麗餅,還有一些小雛菊,去海邊等爸爸媽媽上來時一起吃。」

他又說:「我與媽媽有約定,如果去外面玩時,媽媽突然不見了,那我要趕快找到小雛菊,拿在手上。媽媽看了雛菊,就會找到我。每個星期三和星期六我都有拿著小雛菊到海邊去等爸爸媽媽。我會一邊搖著雛菊,一邊大喊爸爸媽媽,告訴他們我在等他們喔!」

我問:「那爸爸媽媽有回答嗎?」

小男孩:「水很深,他們聽不到,所以都沒有回答。」

我不忍,也不捨、不想再問下去。

活動告一段落後,我陪著小男孩拿著可麗餅和白色雛菊走到海邊。小男孩揮舞著白色雛菊和可麗餅,對著大海喊著:

「爸爸,媽媽,我是裕也(註:為假名)啦!我今天帶著台灣來的叔叔做的可麗餅要給你們吃喔!

「爸爸的是草莓口味,媽媽的是藍莓口味,而我的是巧克力喔!

「媽媽,你們到底在哪裡啊?我真的很想你們啦!大人告訴我要勇敢,不可以哭,所以我都不敢哭,可是我真的很想你們啦!

「我要升二年級了喔!媽媽,我已經學會綁鞋帶了喔!裕也很聽話的啦!避難所我不想住了啦!媽媽、爸爸,你們趕快上來啦!裕也真的很可憐、很孤單啦!」

小男孩對著大海喊著這些話時,還抬起一隻腳將綁著鞋帶的鞋面朝向大海,我在旁邊聽得眼淚直掉(當時我多麼希望自己聽不懂日語,因為我聽得心都碎了)。之後,我牽著他,兩人都流著眼淚,就這樣慢慢地走回避難所。

小男孩問我:「叔叔,這個海邊離台灣有很遠嗎?如果媽媽、爸爸流到台灣,你會看到他們嗎?」

我說:「這個海邊離台灣很遠很遠,爸爸媽媽可能要在海上漂流很久才會到。我如果看到爸爸媽媽,一定會告訴他們你已經會綁鞋帶了,而且很勇敢,即使爸爸媽媽都不再身邊,你也會照顧自己了。」

臉上還掛著淚珠的小男孩對我說:「嗯!謝謝叔叔!」

 

裕也的童言童語,我每每回想起來還是心疼不已。也許隨著時光流逝,他的悲傷會慢慢平復,但在未來漫長的成長路上,他一定還需要許多人的關懷跟守護。親愛的裕也,你要好好長大啊!

 

02-02_吳緯鴻-天涯已無相會時s.jpg

 

 

 

 

 

 

 

 

 

 

 小男孩的吶喊,如此悲傷,如此遙遠。

 插畫|吳緯鴻

 

創作者介紹

Garden91季刊 │玉溪有容教育基金會發行

garden9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