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7055s  

人一生究竟能成就甚麼?五年前有人問我:「曾想過自己為何生而為人,而非一隻螞蟻?」這個問題纏繞了我五年,始終沒有很好的答案。雖然生存本身先於存在意義,但我相信,此生來到世上必有目的吧!

24歲。我彎腰,努力撿起我成長過程中遺落的珍貴之物。文─陳怡君

27歲的Manoj身形單薄,但生命的厚度卻是在同齡的年輕人身上極為少見的。幾乎所有遇見他的人都十分驚訝,他在短短二十幾年的生命中竟已為保護野生動物做了那麼多事。是甚麼給了Manoj行動的勇氣呢?其實,成為行動者並不如我們想像中困難。

我還記得Manoj在實踐大學的演講中,請在場的聽眾說出自己喜歡做的事、擅長做的事以及超越個人生命的事,只要將這三件事好好想過,並且想清楚了,就會發現其實我們能做或該做的事如此之多。重點是,我們曾思考過他所提的那三件事嗎?

回首自己成長的過程,我猛然發現它是不斷累加知識和經驗、卻也不斷失去勇氣與意志的過程。想想小時候的我救一隻麻雀的單純動機只是希望親眼看到牠再次展翅飛翔,於是我可以為此不顧一切將受傷的麻雀帶回家。一切行動,都那麼簡單。

長大後的我們,思考變得複雜了。而且我開始自問,到底為甚麼我在成長的路上默默遺落了行動的勇氣呢?知識理當使我們有勇有謀,教育理當教我們明辨是非,是甚麼讓即時行動的勇氣消失了呢?或許因為知識與經驗告訴我們要凡事三思、要衡量效益,所以一番考量後就決定撒手不管?教育讓我們變得小心翼翼,但好像也在同時讓我們失去了一種對事物的即興反應力。

回到家裡,父母耳提面命:「切記要規畫一個有競爭力的人生,其他不過是外務,別浪費太多時間,別太認真。」這些提醒跟所謂主流生活價值,牽著我的鼻子,讓我走遠了。我一度以為這應該是教育的問題,或者知識其實根本是障礙,或者是父母的過度關心阻撓了我們的行動力。後來我才知道真正讓勇氣默默遺落的是自己。因為,我沒有隨時隨地緊握著自己的心,沒有捍衛著原本深信的事。

為了在人生中再次尋回我的行動力,我必須辛勤地回首那遺落一地的勇氣,我必須彎腰把它們撿拾回來,一步步找回生命最初的那個動力,那個當年我能一個箭步上前捧起受傷麻雀的動力。如Manoj所說:

「夢想從來不須偉大,行動也不用驚天動地,從小事做起,只是如此而已。」

一生非得有了不起的成就嗎?我現在覺得最可怕是心裡有無數夢想,卻始終未曾出手,最後匆匆活過一生。

 

創作者介紹

Garden91季刊 │玉溪有容教育基金會發行

garden9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