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600_EL  

回看我們人,我們主宰著如此多的事,我們能把許多想法無限擴大到變成全球皆然,其實我們真的很了不起!可是,請看看我們身邊的動物們都成了甚麼模樣吧!在商業繁殖場中的毛孩子為了商人的利益而不斷出生、時尚衣物上屢見動物的皮毛,甚至連化妝品、沐浴乳等生活用品也是基於如此多的動物實驗而來。原來,在我們觸目所及的那麼多東西上,都流著動物的眼淚。

當我的滿足是別人的眼淚時,我想要停下來,好好想想,然後改變自己。 文圖─李伊蟬

在一次機會中,我向來訪的Manoj發問了一個問題,究竟他的關注、信念、行動,這一切是怎麼開始的?他說,兒時的他就很喜歡動物,喜歡到忍不住把牠們帶回家圈養照顧,但隨著時間過去,動物們因著各種緣故一一地死去。後來有一天他的母親終於對他說:「如果你真的愛牠們,就不應該把牠們帶回家,而是應該讓牠們留在野地生活。」為甚麼?因為大自然才是牠們真正的家!

這讓我想起,自己小時候曾飼養過,而已在天國的寵物們:寄居蟹、小烏龜、迷你雞。當牠們在我們用心布置的溫暖小窩中生活時,牠們真的快樂嗎?為甚麼我們會有養寵物的念頭?我們為甚麼會喜歡動物園?當我們在柵欄外、玻璃窗前時看著那些可愛動物時,好像很少想到究竟牠們所在的展示跟生活空間是不是對牠們有益?我們只會想到自己的需求吧!其實我們多數人並沒有比Manoj少愛動物,但因著對動物的了解程度不同,以及看待動物福利的角度不同,所以我們跟他在愛動物的方式上是很不同的。

在尼泊爾,有一種騎大象找犀牛的觀光活動。Manoj的團隊努力嘗試了解訓練象的方式,呼籲大家去思考這項活動背後的問題,因為馴象的方式其實是很令人不忍的。這讓我想起小時候曾跟家人到一個私人動物園去遊玩,園方在大象背上架了個座椅,並附上一支漂亮的大陽傘,讓遊客們一一乘坐。我們好開心地坐上高位,然後讓大象緩緩繞場一周。結束後,遊客們依序下來,告別這個體驗。現在想想,才發現很多時候我們的滿足感都是建立在勞役動物上呢!

在遇到Manoj這個保育動物的尼泊爾青年前,老實說,我不曾認真思索過大象原來是生長在原野裡的,但現在我會想著,野生象是怎麼樣變得乖乖聽話的?還有在許多國家觀光產業中扮演重要角色的象羣又是如何被豢養繁殖的?童年的我,天真的以為馴象過程跟我們對待寵物一樣:下指令、坐下、握手,達成後給予獎勵。透過了關於他的一部紀錄片《We Are in the Field》,我看見了人類用威嚇、以火焰驚嚇、鞭打等各種方式讓幼象屈服,視象伕是主宰者,不再反抗。有著驚人記憶力的大象應該會一直記得那些訓練過程產生出的痛感、驚恐與焦慮吧!只是,影片中那小象額上的傷疤與眼淚,我想,並不是人人都會看見的。

一滴,兩滴,三滴,淚滴如河,穿流人間。因為看到了牠們的眼淚,所以我想要改變自己。大象我不騎了;寵物只能認養、不要購買;毛皮跟化妝品我都想保持距離。在身而為人的這個旅程中,我希望我若不能為萬物福祉作些甚麼,最少能脫離讓牠們不斷掉淚的那個龐大隊伍⋯⋯最少,這是我能做到的事。

創作者介紹

Garden91季刊 │玉溪有容教育基金會發行

garden9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