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山1s_146x89 太平山2s_146x89 太平山3s_146x89 

太平山這個蒼涼又偉大的名字是扁柏、檜木的斷頭刑場,是埋葬千年巨人的寒涼墓地。無數工匠對它砍盡伐絕,所彰顯的豐功偉業令我們深感內疚。這個地方今天仍以它散落四處的巨大頭顱深深撼動靈魂。或許,檜木是以它不凡的成就才招致如此悲慘的下場。

 

人類在延長壽命的努力上從不懈怠,所有醫療保健養生莫不朝向「活得更久」的目標邁進,今天能活上百歲的人便可以被尊稱「人瑞」,足見此事艱難不易。可是對檜木來說百歲還是嬰兒,活上二、三千歲很正常,這種巨大的生物的確達成了人夢也夢不到的願景。超過三千歲還能抽枝發芽提煉太陽能,我們的醫療科技與吹捧自我的生物進化論搬到它面前都成了笑話。不過人與它面對面並不見得會欽佩它偉大的生命成就,因為有些人天賦異稟,走到哪、看到啥都能想到錢,遍地新植的柳杉林,便突顯了人因為夭壽短命所能理解的短視近利。

 

十二月的陽光薄得絲毫不帶暖意,太平山卻堅持不褪下它一身綠裝,整個傍晚森林如著火般燃著壯麗夕照的熱情。身旁猶有三五株檜木幼苗,從斷頭的母株旁奮力竄出,摸著它細軟的皮膚,不禁喃喃自問:「人還會再給你三千年嗎?」

 

這是漫長的人心接力賽,不是任何一代人答得來的問題。默然佇立,只聽到一兩聲嗶嗶剝剝的聲音,那是剛踩過的枯枝回彈的聲響,其餘的靜悄悄的,什麼也聽不到了。

創作者介紹

Garden91季刊 │玉溪有容教育基金會發行

garden9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