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8866s  

父親往生時,我們每人留有一件爸爸生前喜歡的衣服…但當邀稿的信寄來時,我第一個想起的卻是一個舊木盒,裡面還裝有零錢,那是我們小時候爸爸作生意(賣魚)時,所積存的零錢。也許媽媽還捨不得把這木盒給我們吧!因為對她,這也是一種紀念。其實,在我心裡,這個木盒的意義隨著時光的流逝越來越重要,因為它讓我看到了我自己生命的軌跡。 文圖─江淑慎

小木盒的記憶在父親往生的一個月後被喚起

自我出生,父親就從事著漁販工作,住家買在市場旁,家的後門直通著爸爸的攤子,而我們從小學開始就會幫忙漁攤的生意。爸爸的客服特別有名,原因無他,我們這群孩子功不可没,只要客人買蝦要剝殼,蝦子馬上就會送進家裡的小兵室,靠我們這些小毛頭的手工,不一會兒就完成了。

小時候爸爸補漁貨的箱子是一個長方型的木箱,每當近中午時分就會有人來收購,我們最喜歡看著被收購後的零錢存進木盒子裡,仿彿看著辛苦的代價被家人儲存起來。還記得爸爸在存零錢時曾戲言說過「等你們長大後,這給你們當嫁妝。」這件事過了近二十年,我們這些出嫁的女兒根夲没想起,因為小木盒被深鎖在衣櫃內….

IMG_8887s  

再過二十年,父親往生了。大家在整理父親的物品時才又無意發現了它竟然還在。父親保存著今天己經不能使用的零錢,以及一大段美好記憶的人生回憶,在他走後,無聲地送給了我們。

另一件值得一提的傳家之物,對我來說是爸爸的歌本。家中貧困的他没讀幾年書就開始在家鄉捕漁,貼補家用,不到十八歲,他就到台北做生意,陸續把兩位弟弟和媽媽接到台北來生活。二十歲當兵時還不太會寫自己的名字,但為了在軍中能有份輕鬆的工作,也希望日後回來可以幫忙做生意,於是開始學寫字。

因為爸爸喜歡唱歌,於是他就想到以歌認字。他跟著識字的同袍慢慢地學寫字,當完兵後爸爸,字也寫得不錯了。我記得二十歲時,爸爸曾拿著他寫給公部門的公文給我看,自豪地說「自學也可以有好成績」。

淑慎爸爸歌譜 (7)s  

歲歲年年,爸爸一直没改變他的興趣,他經常把想學的歌要妹妹抄好歌詞,以便有空時練習,而且他也會妥善地保留歌本;雖然歌本都已泛黃,卻是整整齊齊地被收藏著。

爸爸留下的家傳之物,絕非世俗的價值可以衡量的,看著它,跟孩子分享的是祖父的精神,是身為母親的我兒時的家庭歲月,以及一大段此生與家人共織的美好回憶。僅以此文紀念我的父親,也讓我的孩子知道世代值得學習的,也許並不在遠方,而在家族之中。

創作者介紹

Garden91季刊 │玉溪有容教育基金會發行

garden9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