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家中的小窩s  

這是我們家快三十年的藤椅,雖然很普通,但真的是張很舒服的椅子。我想是因為用藤條可以彎折出一種包覆身體的柔軟吧!即使是現在,對我來說也很少有椅子能具有那麼親密的肌膚觸感,像個大小剛好的洞,承載著我已經不在幼小的身體。因著它,我想像以前的人琢磨一張椅子的用心。 文圖─吳緯鴻

上圖  小時候│臥在如大碗的藤椅裡,有種屬於自己的滿足感。

下圖   現在│在不變的視野中,或許還能保有小孩的自由

現在還是小窩s   

快三十年前,媽媽還獨立經營著爸爸留下的貿易公司,那時出口的貨品正是南投竹山,還有台南歸仁的藤製家具。因此,從小時記憶一直到現在,家裡的角落總少不了這些東西─桌椅、沙發、雜誌架、小櫃子、垃圾桶,它們散佈在客廳、房間,還有浴室裡,全都是那時出口的樣品。

當時的經營方式,家裡的一部分即是辦公室,媽媽總不時在講著用手指轉圈的傳統綠色電話,而我就在辦公桌旁跑來跑去。拜這些樣品所賜,有時會有些國外人士帶著小禮物來到家裡,我還記得第一次認識變形金剛就是一個生意朋友送的玩具戰鬥機,那時有這種玩具算是很酷的事情。然而在做了七、八年後,因為大陸的關係開始沒什麼利潤,於是媽媽就把公司收了,剩下的幾樣藤編的東西。這段打拼的軌跡,一直留在我們家的生活中。

這張圓形的藤椅,已快三十年,是家裡最老的一張椅子,像是看著我長大一般。因為它的高度,小孩也可以輕鬆坐上去,從吃飯、被罵、寫家庭作業…,變成了我從小到大最常待的「空間」,不過它也磨損得厲害了。黑色膠帶補在它的兩根後腳,雖然拙劣,但增添了某些可愛的情感。因為它,養成了我不喜歡坐得太高的身體習慣,低一點,像個小窩,更有在家的味道,而非那高過頭、硬邦邦的辦公桌。

搬到新家的老藤椅s

現在,它甚至比我家穿鞋用的椅子還低,但也因為如此,往後傾一點,半躺的姿勢,剛好可以靠在那圈藤條上。不能說是癱軟,而是有種韌性的骨感,承受了小時候扭動打轉的那種穩固感也依然存在。現在坐下去時,瞬時撐開的身體被包覆的感受,讓我放鬆,牽動出一種熟悉的視野與心情。似乎因為它,家的存在更有了意義  

創作者介紹

Garden91季刊 │玉溪有容教育基金會發行

garden9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