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P1946s.jpg    

笑說自己從小想當老師,但成績卻不好的江淑慎,從教自己視障的孩子開始,到成為了許多視障孩子的老師,最終還是走上了教育這條路。只不過,她萬萬也沒想到,自己全心投入的並非一般的老師工作,而是充滿了冒險、挑戰跟設法突破的特殊教育。這是一個故事,關於一個媽媽,因著自己的孩子而改變了一生努力的方向。

文圖─江淑慎

 「生活自理」這四個字最先讓人想到就是養成個人照顧自己的能力,但我們要教給孩子的不僅止於自我照顧,在廣泛的定義下是要孩子學會與人和社會互動。

 

DSCN0001-11s.jpg  

民國八十四年,我的第二個孩子改變了我的一生。他提早了兩個月趕來世間報到,而當他在保温箱中微笑著面對我們時,誰也没想到這有著漂亮雙眼的嬰兒其實看不到色彩繽紛的世界。

總之,神没有預警的送了一個看不到的baby給我,幾年後我知道了那叫視覺障礙。由於第一年孩子多數時間是被我們抱著或坐學步車走走,所以和一般的孩子差異不大,真要覺得有差別,那就是要拿玩具引誘他時,總需要發出聲音。至於其他時候我甚至忘了孩子看不到這件事。

隨著孩子成長,我越來越不知道該如何教育他。舉凡他的哥哥在成長時,我沒有特別教過的生活技能,如穿衣、穿鞋、穿襪等…,我似乎都不能不教看不見的老二,問題是我要怎麼教呢?於是恐懼再次爬上心頭,腦中想的是我要如何能活得比這個孩子更久?以後誰可以陪他生活呢?一個視障者要如何學會一個人的自理生活呢? 我曾經非常苦惱而茫然。

後來,在孩子八歲那年,勞工局委辨「視障者生活技能訓練」,所以為了孩子,我就去報名了。原本想因著這課程我可以學會怎麼去教自己的孩子,没想到課程結束後卻要實習,但就是因這個實習,讓我與「教育視障者」這個工作結下不解之緣,我一股腦地栽進了這個奇特的教育領域,長期與視障者一起挑戰不可能的任務。

 DSCN0002-5s.jpg  

│我們明眼人以為簡單不過的夾菜這個動作,對先天視障者而言就是個大難題。菜在哪裡呢?筷子跟菜的關係是甚麼?要怎麼夾起來呢?江淑慎這些年來全力以赴的事就是教會視障孩子學習生活中有關食衣住行的這些基本事。

事實上,人在學習時有百分之八十以上是透過視覺來認知的,這替我解開了為什麼很多事我們沒有教一般明眼的孩子,但他們卻學得會的謎底。原來,視覺在一個人學習的過程中是這麼的重要。這也就是說,一個沒有視覺的人,其實真的會

需要有多一點「帶領」「提示」跟「練習」,才能去熟練那些被我們視為再簡單不過的事了(諸如洗米或摺衣服)。

 DSC00876s.jpg  

一個失去視覺的人,不易直接獲得環境中的各種視覺訊息,因而造成許多生活上的不便。久而久之,對於日常生活中的各種操作,就會儘量簡化或是由別人代勞。在這種長久缺乏直接操作經驗的情況下,他們對於日常生活事務的理解和感受,就開始產生與明眼人越來越大的落差,明盲互動的交集也就越來越小,這使得視障朋友的社交生活變得越來越侷限,終致形成明盲之間難以跨越的鴻溝。

所以多年來我所投入的「生活自理」其實並不只在於教視障孩子們學習生活的基本能力。「生活自理」這四個字最先讓人想到無非是養成個人照顧自己的能力,但我想要教給孩子的不僅止於自我照顧,在廣泛的定義下是要他們學會跟人和社會互動,而不是活在自己的小世界中,與社會隔絕。畢竟,人是社會的動物,除了最基本的食衣住行之外,我們活著的過程中也應佈滿與人交流互動的痕跡,而

這些事,似乎也都仰賴著視覺。視覺的缺席對生活造成的影響之大,我是在「家有視障兒」之後才真正明瞭的。

試想如果矇著眼睛生活一星期,你是不是會連擠牙膏、剪指甲、倒水都有困難呢?更何況,你還是一個己經累積有生活經驗的人。對先天失明者來說,因為連概念的建立都需要從頭開始,所以真是困難重重啊!曾經有一位先天失明的孩子回應老師說西瓜是三角形,當老師求證媽媽時,才知道在他們家中切的西瓜都是三角形,這表示孩子從未摸過一整顆的西瓜;另一例孩子曾摸過紅蘿蔔,但多年後再讓他摸,他己摸不出是何種食物了。媽媽訝異他吃的時候知道那是紅蘿蔔,因為那是生活中累積出來的味覺經驗,但對於摸觸紅蘿蔔的經驗卻然不足。這其實說明了對視障者來說,因為沒有「看」的這個感官,所以在累積對事物的認知上,「觸」就相對重要了!

IMGP7964s.jpg  IMG_4736s.jpg IMGP7180s.jpg   

│倒水、切菜、縫衣服,沒有一件是容易的。不信你把眼睛矇起來試試看,就會深深體會到在做這些事時,我們是多麼地依賴視覺。

一個視障者要如何在環境中敏銳地搜尋各種訊息,以測量自己與他人的距離?

他們要如何在没視覺的情況下,感受狀況,以適時與他人互動呢?他們又該如何在與人交談時,能有禮貌的轉頭注視對方(即使看不到)或去面對聲音的來源呢?這些與人互動時的最基本的禮貌,對視障者來說都不容易。但因多數明眼人並不了解先天失明的障礙所帶來的能與不能,所以老實說我認為視障者是長期被「低期待」的大眾所圍繞著,以致於需要協助他們去重新建立對生活的概念與能力。

 照片 347s.jpg  

    │江淑慎魔術師把視障孩子也變上天了!他們在今年暑假的活動之一是帶著孩子們去飛翔。

當然,這麼多年下來,我們也會教導孩子在合理的情況下如何去倡導自己的權益,了解自己的極限及可以彰顯的能力。同時,我也不斷地提醒這些視障孩子要知道在有限的資源下,如何去共享資源,以擴充效益。我想這也是做為一個老師該去教導他們的,而不是一味地只想著如何取得資源。其實資源若沒有妥善運用與結合,就是一種浪費。

多數人在非視覺操作下生活,都是充滿恐懼的。如何能讓自己的孩子在没有視覺的情況下安全、自由的享受每一天,是我這個做媽媽的願望,而今它卻是我全心投入的工作領域。同時,我深信只有國家培訓出更多專業師資,多一些視障生活教育經費的投入,才可能減少視障者個人對家庭及社會的依賴,讓他們活得「自立、自在、自主、自由」。這些年,因著工作機緣,我認識了許多家長和孩子,與他們開心地一起成長。我總是會跟這群視障孩子說:「我是魔術師,可以把你不會的事,也變會了吔!」

創作者介紹

Garden91季刊 │玉溪有容教育基金會發行

garden9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