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Masa  and  Foxs.jpg  

一直以來,繪畫是楊忠銘表達自我的方式,同時也是一種生活習慣。他開心時畫畫,難過時畫畫,繪畫是他朝夕相處的親密伴侶,日日以對…

(上圖 作品│Masa and Fox

開滿雪花的國度裡,剛好被我撞見不怕冷的Masa與他的狐狸朋友。Masa有夢幻般的深藍色皮膚,他看見我就開心地笑起來。一直以來,我喜歡看起來明亮輕盈的材質和畫面,而孩子的繪畫語言正符合這樣的特徵。鮮豔的顏色,單純的線條,呈現沒有心理負擔的美好狀態,應是許多人的夢想。)

文│有容編輯台、楊忠銘   圖│楊忠銘

敘事曲│原是指一種文學作品或民間歌曲,通常為抒情、敘事、具傳奇風格的作品,也包括戲劇性和幻想的曲式。

「心靈敘事曲」是楊忠銘不久前完成的一個畫展。此刻,回頭一看,他聊起了當時的心情。原來,「心靈敘事曲」是他在谷底時完成的創作。他說:「每當夜幕垂降,許多負面情緒升起,陌生的色彩是我心中敘事曲的第一個樂聲,筆觸和線條鋪陳在後,很像一種純然宣洩的無思狀態,只是恣意地讓情緒在畫面上奔走,沒有設想和草圖,也沒有確定的主題。快時慢的畫筆,逬出張力,直到精疲力竭地入睡。然後在隔天一早,我會迫不及待地翻身起來觀看昨晚的心靈樂章。就這樣,夜復一夜。」

以「敘事曲」為展覽定調,在充満了幻想和浪漫特質的作品中,楊忠銘誠實地反映了他當時的紛亂、苦澀與軟弱。他說:對我而言,只要是能將我的意念自然流暢地展現出來的創作媒介,就是我最好的抒發。在作『心靈敘事曲』展覽時,我選擇了符合當時情緒的素材,把當下所感所思,直接強烈地反應到創作上,有別於過往版畫創作緩慢、間接、需構思清楚的創作特質,因為此一特質無法充分適切的表達我當時的狀態。」

11.Evan with  dinosaurs.jpg作品│Evan with dinosaur

恐龍是男孩的最愛。我想像孩子們與其想像的事物在一起,有時是公雞,有時是狐狸,並試著以單純的筆調,經營一個潔淨的紙上空間。

楊忠銘曾在我們的季刊寫過許多關於版畫的故事,他也是國內年輕版畫家中非常活躍的藝術教育工作者。我們曾經多次看到他眉飛色舞地跟大人與小孩講解版畫,但事實上這條路走來也常有挫折。他說:「對我而言,選擇以版畫作為創作媒材,其成就感跟直接的繪畫很不一樣。經過漫長且繁複的工序後,看見原本在版上的油墨圖像經由壓力轉印於紙張上,色彩與紙張緊緊融合為一,而每次掀起紙張的驚奇與感動至今都仍令我深深著迷。至於這些年對版畫教育的投入與推動,更是讓我有難以言喻的感受。每當看見學員作品印製完成時的喜悅,我就像是收到了一份自己給自己的重要禮物一般。所以即使版畫在推廣上容易受限於版印的技巧、工具及場所,我仍想繼續走下去。」

楊忠銘曾問過自己一個問題:「如果今天是我在這世上的最後一天,到底此生成就了什麼,在今晚闔上眼的一刻,會有無憾的感受嗎?」後來,他找到了答案,那就是「如果我能讓接觸過我的人,因我而感受到藝術的美好,那我就此生無憾了」。從那之後,他生命中的成就感不只來自創作,更多是來自於一次又一次與身邊的人分享藝術或教學的過程。

09.月光奏鳴曲s.jpg  作品│月光奏鳴曲

隨手拿起手邊剩下的灰紙版,左邊的人物首先登場,他雙手交疊的樣子似乎在想事情,於是我給他一扇窗,原本是想撕下右邊的空白紙板,但最後我決定畫出他在思索時的天空景色。這是一本書的封面,有個男孩在窗邊思念,日復一日,鳥從空中飛過…我也很想知道書裡面寫了什麼。

07.我們忘了當天還有誰s.jpg  作品│我們忘了當天還有誰.

我試著跟孩子們一起畫畫,學習他們質樸的筆調,不求精準的隨性揮灑,在作品裡形構出一些具象的動物:烏龜、鱷魚、小天使。在做這件作品的時候,我學著放鬆,揣摩隨性。

 08.房間裡的下雨天s.jpg  作品│房間裡的下雨天

畫這件作品時,我和孩子們在一起,窗外正下著傾盆雷雨。我想像著小時候在這樣的時刻裡,獨自走路回家的風景,路上都是焦躁的車子。值得一提的是這件作品的邊緣,我想要讓它看起來有一種不安的律動感,也像是透著玻璃看出去的雨天景象。

                               心靈敘事曲尾聲│楊忠銘

 心靈,有很多狀態極需修復。

所以需要沉潛。

但生活的變化有時卻紛擾我,

不容我片刻安靜。

於是,常在能量還未備齊時,

我就上場應戰了。

凡事追求全力以赴的我

開始感到吃力…

不得不思索生命的定位

尋找散落的勇氣,

重新面對自我。

 

世界紛擾,

對立也和諧,

粗暴卻又優雅。

我在這裡,

好奇以對。

所觀所想,皆樂觀看待。

而我會浪漫地以為,

世人皆應如此。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Garden91季刊 │玉溪有容教育基金會發行

garden9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