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1227s.jpg 

朱珮文與陳逸忠投入台灣生態調查已有很長的一段時間,而因為這樣的「超級任務」,他們每個月都會舊地重遊,持續地觀察水裡山間的動植物。這種工作,對很多人而言也許是苦差事,可是他們卻認為自己何其有幸能參與生態調查,進而看見了台灣山水的迷人與生態的轉變。

文│有容編輯台  圖│陳逸忠、朱珮文

台灣的生態在八八水災之後其實有很多變化,但是這對於住在城市中,不是貼近著自然而活著的多數人來說,是毫無所知,也毫無感受的。電視新聞的畫面帶來的風災現場除了一時的震撼之外,對非災民的我們到底還意味著什麼呢?災區裡後來發生的事我們知道多少?那裡的土地上到底有什麼不復再見了呢?

這些疑問,珮文與逸忠就算不能回答全部,也大半能跟我們解釋與描繪現況,並提出一些衷心的建議,而他們之所以能說明如此多關於台灣土地上的事,都要歸功於生態研究的工作所帶給他們的訓練與眼界。

曾經在珍古德協會工作過許多年的珮文談到了這種風吹日曬的任務時,她說:「八八風災後,我們到台東金崙調查生態,那天好熱好熱,沒多久開始烏雲密佈,飄起了雨。我心裡正在想著要不要到車上拿雨衣時,雨就下來了。等到陣雨停時,我們早已全身溼透。當時我問自己為什麼要做這麼累的工作啊?但就在那一刻,我抬起了頭,看見眼前的山被雨水洗得好綠好綠。我告訴自己,沒有幾個人像我這樣幸運能看到眼前的美景!

後來有個路過的農婦看到全身溼透的我,她問我:「小姐啊!妳有沒有大學畢業?」我說:「有啊!」接著她又問我:「那妳為什麼要來做這麼辛苦的工作?」這真是個好問題啊!我為什麼要來做這個工作?

生態研究是我選擇的工作,它不輕鬆,但很有趣。比如看見了水裡的生物,你就會知道它存在的意義。像八八風災之前的台東金崙溪,我們就曾經發現非常具有生態指標意義的條紋沼蝦與寬掌沼蝦,這代表了當時的水是乾淨的。因為這兩種蝦類,大多只生長在乾淨的激流。

IMG_4577條紋沼蝦s.jpg 

> 條紋沼蝦

> 寬掌沼蝦

IMG_4589寬掌沼蝦s.jpg 

還有像金崙溪是盛產毛蟹的水域,可是在八八風災之後,當地人抱怨毛蟹都不見了。事實上,毛蟹並沒有完全消失。有時,大自然在受傷之後,我們必須很有耐心地給它時間,因為有些生物最終是會慢慢地回來的。

 IMG_5976s.jpg

 

 IMG_1890s.jpg

 

 

上圖│你知道怎麼分毛蟹公母嗎?左邊是母的,右邊是公的,你看出了不同處嗎?因為調查時要計算數量,當然要辨識公母。珮文這樣抓著毛蟹,好讓我們看見公母的不同。仔細觀察啊!

生態調查除了在好山好水的地方進行之外,其實很多時候的研究基地並不那麼迷人。就像他們也要到科技園區或工業區周圍去調查當地的生態,但是他們認為這樣的研究也是很有趣的,因為你可以更進一步地了解工業區是如何直接而嚴重地影響了當地所有的自然生態資源。

投入生態觀察至今,珮文與逸忠看到了很多非常棘手的現象,但是政府卻束手無策。比方像多年前由某大企業引進的銀合歡,這種樹在陽光充足時生長快速,可高達長六到八公尺,光照條件極佳石,長得又高又快。原來只種在屏東山上,但因為它的種子可以藉由水流與動物攜帶而繁衍,再加上具有毒他作用,造成極高的侵略性,所以現在整個台灣海岸溪流邊到處都是,嚴重影響了台灣原生植物的棲地。我們都知道一座健康的森林應具備多樣化的林相,各種樹種相互輝應,雜草得以叢生其中。 但當林地樹種越來越少,比如只剩下銀合歡時,動物、蟲子就會另覓他處,最後變成單一樹種獨大的林相,久居的原生植物再也不見。這就是現在許多台灣林地的危機。

還有全省處處可見的綠癌「小花蔓澤蘭」,以及國際大毒草「銀膠菊」,除不勝除,而它們的侵略性最後將使得整個台灣低海拔平野全盤淪陷。所以珮文說她現在只要一有機會看到這些綠癌,就會毫不遲疑地告訴土地的主人要努力地拔除。尤其像小花看似滿天星的銀膠菊,現在大半低海拔平野都可以見得到。這種小花的花粉對人體有害,所以被叫做國際大毒草。至於它是怎麼進到台灣的,那就無從追究了。

IMG_2654s.jpg 

> 小花蔓澤蘭

名列台灣十大入侵種之一,生長於1000公尺下以的田野開闊地。每個莖節可長出不定根,加上種子量多而輕盈,擴散速度驚人。目前它分佈在台灣全島低海拔山區田野。

IMG_3795銀膠菊s.jpg 

> 銀膠菊

花似滿天星,葉似艾草的它被列為對台灣危害力最高的前二十種外來入侵植物之一,除了對生態造成破壞外,還會威脅人體的健康,纖毛具有毒性,釋出的花粉容易引發過敏。

從事生態調查,撰寫生態報告,最終都是希望能提出具體的問題與建議,然後改善現況。不過對珮文與逸忠而言,良心的建議有時不見得會被採用,所以他們覺得另一個可以努力的方向就是讓更多人知道生態上的重要訊息,比如像以上提到的小花蔓澤蘭與銀膠菊。如果我們大家都對這些侵略性的植物有更多認識,能夠隨手盡力清除,或許就是我們對台灣土地所能做的一點小小貢獻吧!

│關於銀合歡

IMG_8217s.jpg 

關於漫延了整個台灣的侵略性植物銀合歡,源於中南美洲。「國際自然保育聯盟」將它公布為世界一百大嚴重危害生態的外來入侵種之一「……在部分地區會取代本土林地, 在部分地區會危害特有種」,無疑是原生植物的頭號公敵。

 

台灣自1960年代開始,由於推廣經濟造林,很多人砍除雜木,改種銀合歡,以出口紙漿。當時一些企業投資造林,可惜獲利不佳,銀合歡林從此被打入冷宮。今天恆春與關山一帶的銀合歡林,據說就是當年企業造林時留下的痕跡,也讓它們就此攻城掠地。

 

目前銀合歡實在太多了,砍不勝砍,政府也束手無策。逸忠的建議是用本土的先驅植物,也就是一塊地開墾後,最先長出來樹種當做大兵,跟銀合歡奮力一拼,也就是在銀合歡生長的地方,多播灑一些先驅植物的種子,這些先驅植物或許對銀合歡的擴散,能有稍微的抑制作用,值得一試。

 

創作者介紹

Garden91季刊 │玉溪有容教育基金會發行

garden9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