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estre auroras.jpg  

出生在南非的Jennifer Maestre曾獲選為美國麻州的年度藝術家,她的雕塑作品所用的材質是工業化量產的色鉛筆,而她藉此精心塑形的卻是海獺的最愛,也是人類大量捕殺的海膽。這位藝術家的眼中所見的海膽是什麼呢?為什麼海膽這種棘皮動物能給她如此多的靈感?

文圖│Jennifer Maestre

 

我的這一系列色鉛筆作品靈感來自喜愛夜間行動的海膽。

 

沒有眼睛,單靠表皮細胞中的眼點及感光細胞感覺光線的海膽又名「海刺蝟」,它廣泛分佈於世界各地的海洋,從潮間帶到數千公尺的深海可見其蹤跡,全世界現存約有1000種。海膽的膽殼佈滿圓錐形的棘刺,這些能指向任何方向棘剌本身中空易碎,但斷掉的棘刺可以再生。只要輕微地碰觸海膽,它的棘刺會隨即聚合指向接觸點。如此一來,保護了海膽免受捕食者的侵害,某些海膽的棘刺末端還有著毒囊呢!

 

maestre aurora details.jpg 

對我來說,海膽的棘刺如此危險,卻又如此美麗,就連牠對一切碰觸牠的東西所發出那種嚴厲警告也是迷人的。事實上,牠尖刺但誘人的棘刺不斷引發我想要不計後果去觸碰的慾望。也就是說,當我看到這種海洋生物時,就向是面對著內心的兩股力量的拉扯─「渴望」與「恐懼」,而且形成了一種驚人的張力。

 

至於我所用的雕塑材質為什麼會是鉛筆呢? 鉛筆同時展現滑順與尖銳的兩種面貌,帶來相當與眾不同的質感。多年來,「矛盾」與「驚喜」向來是我選擇材質時不可或缺的要素,因此刻意使用工業化大量製造的鉛筆來雕塑海膽這樣出多變、有彈性的自然界有機體。鉛筆這種如此常見的東西,在這裡成為結構之下的無名小卒,這些雕刻品有時看似粗野的外觀,其實是不堪一擊的,令人望而生畏的質感之中暗藏著它的脆弱。

 

01950005s.jpg 

為了這些鉛筆雕刻品,我用了上百枝鉛筆,把他們分別切成一英吋長的小段,並在每一小段鉛筆中間鑽洞,讓他們變成像是可穿成項鍊的珠子一樣,然後把他們削尖後串在一起。我使用的編織技巧叫做佩奧特技法(peyote stitch)。

 

此外,某些與動植物有關的藝術形式、德國生物學家恩尼斯•赫克爾(註一)、象徵主義畫家魯東(註二)等都賦予我創作靈感,所以我很難說出到底那一誰是我主要靈感的來源。有時候其中一個雕刻作品會啓發下一個作品的誕生,或是我在前一個作品中所犯的錯誤會指引我一個新的創作方向。

 

此刻,回想起我待在麻州藝術學院的最後一年,那時我開始創作這些帶刺的玩意兒,而一切其實都只是從一個神祕的銀製小盒子開始的。這個小盒子有一個能放珍珠的小抽屜,形狀就像海膽一樣,若要打開這只盒子的抽屜就必須拉動其中一枝棘刺,整個概念是一種唯美的雕刻品。看到那些棘刺,第一個反應是不會想去碰它,但卻又對裡頭究竟藏著甚麼神祕寶貝感到無比的好奇,進而生出了去碰它的念頭,海膽就是這樣的東西,挑戰心的慾望與害怕。

 

maestre seethes.jpg 

我並不具備可以製作那樣精緻小盒子的雕刻技巧,但它的確讓我開始思索這樣的形式。於是我開始進行各種實驗,尋找能做出海膽模樣的材料,我發現用釘子穿透玻璃紗窗效果還不錯,而且我可以在釘子的款式、質感和顏色上作變化。

       

畢業之後,我沒有製作玻璃的設備,所以我繼續使用釘子與屏幕創作(是非常低科技的),然後漸漸開始做大件的作品、加上拉鍊和其他材料。延續容器的主題,我開始製作鋪滿圖釘的蛋,並把它放在釘子做的籃子裡。光是這些圖釘蛋就美不勝收,於是我決定把其中一些蛋打開,放入一些小玻璃窗。埋首這些作品的同時,我也開始涉足編織的領域。我自學了一些編織技法,特別是很適合用來做雕刻品的佩奧特技法(peyote stitch)。

 

我發現釘子的限制在於我無法隨心所欲地讓釘子彎曲、拗折成我想要的樣子。雖然我喜愛它們的質感,以及工業化下的產物與作品的有機體型態所產生的強烈對比,然而我想要更加繁複的形式,也開始顧慮這些某些創作材料對健康的可能傷害。

 

所以我開始實驗其他尖刺物品與不同技巧,最後決定將鉛筆作成珠子並縫在一起。結合這兩種技巧與材料不僅使我的作品保留原味,也帶來了更多豐富形式變化的潛力。

 naiads.jpg

海膽,是不是也讓你既是望而卻步,又心生無限好奇與想像呢? 對我來說,這個有機體不只是大自然的奇妙之一,更是看見心靈狀態的一面鏡子。

註一│

德國生物學家恩尼斯•赫克爾

1834216191989)生於波茨坦卒於耶拿德國動物學家和哲學家。赫克爾達爾文進化論引入德國,並在此基礎上繼續完善了人類的進化論理論。本是醫生赫克爾,後來專注教授解剖學。他是最早將心理學看作是生理學的一個分支的人之一。他引入了一些今天在生物學中非常普遍的術語如生態學等,他將政治學稱為是「應用生物學」。他的一些理論和主張後來被納粹理論家利用,成為其種族主義社會達爾文主義的理由。克爾也是優生學的先驅。

克爾認為生物學在許多方面與藝術類似。自然界中的對稱,比如單細胞生物中的放射蟲對他的藝術天賦有很大的啟發。尤其著名的是他畫的浮游生物與水母的畫,這些圖畫生動地體現了生物世界的美。不論是在他的學術著作,還是在科普著作中都有著他所畫的優美插圖。他的圖畫對20世紀初的藝術也有其影響。新藝術運動就是從他的一些插圖中獲得啟發而形成的。

註二│

魯東(1840~1916)

法國畫家,卻在美國享有盛名,被尊稱為『現代藝術的啟蒙者』。他的花卉畫屬於『象徵式』的靜物畫。魯東的畫作是包含了超現實、表現主義以及夏卡爾繪畫風格等各種流派的『那比派』(那比意謂『先知』)風格,而且也受到高更影響。他的作品帶有濃厚的裝飾性,藉色彩表現情感,線條多半是扭曲的流線,造型中自有節奏感。

魯東生長於印象派的時代,也因為從小的成長背景,一直以個人獨特的風格默默地創作,為象徵主義的畫家。一位法國的植物學家曾說過,世上最美的花卉,第一是上天所創造的,第二則是魯東所畫的。

 

創作者介紹

Garden91季刊 │玉溪有容教育基金會發行

garden9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